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一百五十三章 情难自抑


天地之间 第一百五十三章 情难自抑

时间:2018-05-16 潘莉由于长得最漂亮,看起来最为美艳高雅,而且反抗得最为激烈,这块难啃的骨头被保留到了最后。于是第二位被推入深渊的是优雅的电眼美女平莎,这个音乐学院毕业的俏丽优雅的大美女没想到平生被张有福这个有钱人糟蹋不说,还会被一条狼狗给干了,但这一天躲是躲不过去的,毕竟还是来了。   由于浪货平莎不像骚货玉明那样下贱淫蕩而又自暴自弃,残留的自尊让她时不时要小反抗一下。张有福先让她脱光了衣服再狠狠来个龟甲缚,把这名高挑美女的腰勒得紧紧的,绳子深陷入她白皙粉嫩的皮肤,高耸的乳房上下两道绳子把乳房勒得分外尖挺,又在阴道中插上一条鲜红火腿肠,再用绳子从前到后勒紧,勒得她的肛门和淫穴又难受又舒服!   然后老张让平莎这个大美女穿上一双足有10多厘米高的细跟像牙色尖包头带袢高跟鞋,就是网上看到的那些外国SM女优们穿的那种高跟鞋,让她身上一丝不挂,偏偏脚上穿着一双这么性感的细高跟鞋,身上绳索紧密缠绕,俏生生地立在客厅里的穿衣镜面前,任自己欣赏着她那俏丽的容颜,凹凸有致的身材由于绳子的缠绕显得腰肢更细双峰更挺,夹着温润的骚穴等待着老张这个主人肆意的玩弄和姦淫,光看着张有福的鸡巴就硬起来了。   房间里安了好几个摄像机,老张的身边蹲着的就是小狼,然后是三名只穿着吊袜带和长筒艳丽丝袜以及性感高跟鞋的漂亮女人,白色丝袜和像牙白尖包头带袢高跟鞋的优雅浪货平莎站在房间的中间,孤立无助地流露出哀求的目光,但今天她不过是案板上的一块美肉而已。甚至不准美丽的平莎闭眼,一闭上她那双电眼身上就会挨上老张的几鞭子。身着浅黑色丝袜和黑色尖包头带袢高跟鞋的美艳骚货玉明在平莎的阴部不知涂了些什么东西,那条狼狗小狼就这么一个劲地在她的阴部蹭来蹭去,要不是有老张牵着,恐怕早就扑上来了。   为了躲避小狼的侵袭,平莎跌倒在地毯上,不得不尽快地扭动着身子爬行起来。地毯虽然又厚又软,膝盖和身子没觉得有多难受,但优雅浪货平莎的阴部却觉得越来越庠,听到身后狼狗呼呼的喘气声,她隐隐感到不妙,那种羞辱、恐惧的感觉,以及绳子和插在体内的东西对感官的刺激,让她这个优雅的大美女的意识也渐渐有些模糊了。   不一会儿,身着白色丝袜和像牙白尖包头带袢高跟鞋的优雅浪货平莎便累得半跪半趴在地板上直喘气,刚才那种「高难动作」弄得她腰酸臂痛,出了一身的汗,亏得她在音乐学院的时候还是学校艺术体操队的,身子够柔软的,要不然无论如何也完成不了这样的「杰作」。   这时已经是深夜了,但在静谧的夜晚任谁也无法想像在这个隐秘的房间里发生着如此的人间惨剧,只有几台录像机忠实地记录下这一切。这时,骚货玉明给浪货平莎在我肩上披了块白色的绒毛小坎肩儿,牵狗的老张把小狼放开了,它跑到浪货平莎的身后把鼻子伸到她的胯下嗅了起来,这时已没有人牵,身着白色丝袜和像牙白尖包头带袢高跟鞋的优雅浪货平莎虽然手脚并用想躲开狼狗,但被捆得死死的她再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终于被它长长的红舌头舔到她的阴部,感到一阵酸麻就再也爬不动了,不一会就被舔得洪水氾滥了……。   这时候,被眼前的变态场景弄得情慾高涨的张有福瘫坐在沙发上,胯下长得最漂亮、看起来最为美艳高雅的俏媚尤物潘莉,身着肉色长筒丝袜和大红色水缎尖包头丁字袢高跟鞋,胆战心惊地趴跪在他的面前认命地为他细细吮含着阳具,和正在被一条公狗侵犯的优雅的浪货平莎相比,高雅的俏媚尤物空姐潘莉现在虽然做着娼妓不如的下贱淫蕩的勾当,但境遇已经要好上太多。   突然之间小狼猛地一窜扑到浪货平莎的粉背上,浪货不禁手臂一软伏在地上,它的阴茎直插进平莎的翘臀中间的红艳美穴之中,比人的要热一些,而且不断膨胀,优雅的浪货平莎扭动着屁股想摆脱它,可它的蝴蝶结把两者紧紧结合在一起了,它的频率很快,身着白色丝袜和像牙白尖包头带袢高跟鞋的优雅浪货平莎很快就娇呼着达到了高潮,其间,身着浅黑色丝袜和黑色尖包头带袢高跟鞋的美艳骚货玉明也慾火高昇,跪下去爬行到老张的胯下,两美并立,和身着肉色长筒丝袜和大红色水缎尖包头丁字袢高跟鞋、美艳高雅的俏媚尤物潘莉一起,抢着为老张口交争宠起来,已经处于癫狂状态的老张两个大美女跨下争宠被这么一激,爽得「哇哇」直叫唤,摄像机把她们的丑态都拍下来了。   此时的优雅浪货平莎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只觉得上天入地、翻江倒海一般的快感一浪接一浪涌来,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她和狗才分开。过不了一会,已经连续在美艳骚货玉明和俏媚尤物潘莉嘴里连续口爆两次老张还不放过可怜的优雅浪货平莎,竟让她给小狼口交,而小狼也开始伸出舌头舔美艳骚货玉明的阴部,等麻木得不知道害怕的优雅浪货平莎把狗的阴茎舔大后,小狼又开始和美艳骚货玉明干了起来,才被狗干过的身着白色丝袜和像牙白尖包头带袢高跟鞋的优雅浪货平莎这个大美女又开始用平日里学过音乐会唱美声、民族和通俗歌曲的高贵小嘴儿,今日刚含过狗鸡巴的动人小嘴巴为老张服务起来……。   潘莉在我的怀中一边抽泣,一边回忆这不堪回首的往事,似乎没有谁比她更惨了,本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已不觉得有什么了,多年深藏淡忘的东西而已,如今被我逼迫着回忆起这些尘封往事,让她实在难以压抑心中郁恨。   「莉儿不要哭了,我绝不会像老张那样欺负你的,我会对你好的,而且有我保护你,谁也不敢来欺负我的亲亲莉儿。」怀中的俏媚尤物潘莉身子轻轻颤动,显然是情绪还余波未尽……。   不知不觉中,我们一起深睡过去,在梦中,我又梦见情慾高涨的张有福瘫坐在沙发上,胯下长得最漂亮、看起来最为美艳高雅的俏媚尤物潘莉,身着肉色长筒丝袜和大红色水缎尖包头丁字袢高跟鞋,胆战心惊地趴跪在他的面前,伸缩着性感的长筒丝袜和美艳的细高跟鞋,认命地为他细细吮含着阳具,优雅妩媚、温驯尽心,早上正值男女兴奋之际,我这没定力的人立即受不住了,慾火高涨醒了过来。虽然昨晚我们疯玩了大半夜,但是现在,下面的地方正顶天立地般的崛起了,告诉我要开始进攻,开始侵虐了。   此时俏媚尤物潘莉已经起床了,身着那套时尚性感的套装,低头关切地看我,酥胸不禁露出些须,娇媚少妇的形像诱人至极。我探头吻住了俏媚尤物潘莉的脖子,那香肌真是娇嫩,滑不留口。感觉到我下面的勃起奋发,媚贵妃潘莉儿抿嘴一笑道用手轻轻拍了一下我的「兄弟」头部说道:「你真坏!老想着欺负人家,我打你!打死你!」   「哎哟!」我把屁股一缩叫道,「疼啊,小老婆。」媚贵妃潘莉儿这下有点慌了,她连忙用双手捧住那里关切地说道:「没事吧,大冤家。我不是有意的!」   「哈哈,」我开心地笑道,「我骗你的!你那么温柔怎么会疼呢?」   「你坏,你坏!竟敢骗我!」媚贵妃潘莉儿边说边用粉拳轻轻捶打着我的大腿。「好了,好了,」我微笑道,「我要你替我赔罪,用你的小甜嘴儿,我那里挺太长时间了,都有点疼了。快,乖,含着,不然会疼的。」   灰色针织半截衫搭配一条浅蓝色半身裙,修长的双腿套上肉色的长筒裤袜,精美的小羊皮黑色细高跟长筒靴子,尖尖的头和细细的跟儿显得格外诱人而性感,浅紫色的超长围巾围在大美女颀长的脖子上,俏媚尤物潘莉用手将自己那头秀髮和浅紫色的超长围巾往脑后一拨,冲我一笑。她双膝一弯再次上床爬跪在了我的两腿间,莉儿跪着双手捧起我湿淋淋的「利剑」,俏生生的美人头儿一低,红艳艳的小嘴儿一张,再次用那最娇艳、最红润、最性感的小嘴儿安抚起我的「利剑」起来。她飞捲着娇嫩的舌尖,温柔而又略微用力地舔刮着「利剑」,尤其是头部的马眼,小弟弟高昂起来,不一会喷射出满腔热情,但在俏媚尤物潘莉的品含吞嚥和细心服侍下,一整支「利剑」没过多久便被舔含得乾乾净净,油光发亮、生气勃勃了!   我心中充满了感激之情,情不自禁地说道:「我的心肝儿莉儿,你是最贴我心的女人了!我要你这辈子都这么贴心的伺候我,而且只伺候我一个人!」俏媚尤物潘莉趴跪在我的胯下,一边品含一边低声倾述说:「放心吧白秋,我潘莉这辈子都归你一个人,只贴你一个人的心,永远只伺候你一个人!」说完她撅起红唇重重地吻了一下「利剑」的头部。美艳、高贵、俏媚的潘莉这是在向自己深爱的我宣誓,宣誓只伺候我,宣誓只深爱我,宣誓只效忠我!   作为我则是越来越自信,越来越成熟了!我喜欢这种美女跪在自己脚下殷情地用唇舌取悦自己的方式,在自己看来这是一种刚柔相济的美!自己高高大大地耸立在她们面前,挺着自己的威武「兄弟」向自己的女人们表达阳刚之美;而她们则恭恭敬敬地跪在自己的面前,用红艳的小口温柔地「抚慰」着自己的「兄弟」,向自己表达她们的阴柔之美。天圆地方,男刚女柔,这真是一种表述宇宙真理的绝佳方式!   后来我从潘莉手里拿到了那张「顶级A片《淫贱母狗》」的秘製影碟,娇媚的尤物潘莉从密封的书柜底部拿出那张影碟的时候,和我对视了一眼,脸一下子红了,似乎回想到玉明和平莎她们一起被狗糟蹋的日子。我们鬼使神差地打开了影碟机欣赏起来,虽然过去了很长一段时光,但录像里的镜头竟是如此似曾相识:隐秘的房间、豪华的卧室、厚厚的地毯……。   天哪,当那两个被人牵着在地上爬的精光女人出现在我面前时,早有心理準备的我都几乎惊呆了,这不就是天龙艳妇浪玉环汪玉明和艳貂蝉郑平莎吗,平日里她们是如何高贵优雅俨然天仙美女,而今在这个隐秘的画面上却如两名淫贱的大破鞋,接下去画面上出现了玉明和平莎互舔磨镜的镜头,再往后又出现了玉明和平莎与那条幸福小狼狗性交的镜头!   银幕上不断出现玉明和平莎身体各个隐秘部位的大特写,玉明唇肉翻起的淫穴被狗鸡巴插着、平莎伸长了舌头去舔狗的鸡巴、平莎被狗操得意乱神醉色迷迷的脸上还涂着狗的精液和玉明的口水……,整个画面清晰明丽,但缺乏连续感,明显只是翻录过来,没有经过电脑后期的加工!   我们看得粗声喘气脸红筋涨,潘莉在我怀里又羞又气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画面里的她没有狗交的镜头,但有张有福瘫坐在沙发上,胯下美艳高雅的俏媚尤物潘莉身着肉色长筒丝袜和大红色水缎尖包头丁字袢高跟鞋,胆战心惊地趴跪在他面前,伸缩着性感的长筒丝袜和性感细高跟鞋,认命地为他细细吮含着阳具,优雅妩媚、温驯尽心的镜头,潘莉闭上妩媚的大眼睛不去看她的这些丢人现眼到家的镜头。   「莉儿,怎么录像里没有你被狗干的镜头呢?」我饶有兴致地盘问着怀里羞愤颤抖着的大美人儿,这么一问差点儿没把她吓晕过去,莉儿赶紧连声否认:「我没有,玉明和平莎她们两个被狗弄过,但我没有,真的没有,连狗鸡巴都没舔过!」我嘿嘿笑了起来:「就算你没被小狼干过,在老张面前,你不也和玉明平莎一样是条母狗,而且你和她们一样骚哦!」说着说着,我把手伸过去摸娇媚尤物莉儿的的下身,一边动手动脚一边七嘴八舌地挑逗她道:「莉儿,爷看冲动了,你陪着爷好好玩玩!」   那些画面像是有种不可抗拒的魔力,紧紧地吸引着我的视线,我浑忘了周围的一切,不一会儿,我就在声声尖叫中将潘莉扒成一只「白羊」。我心想你就别给老子假装正经了,既然贱如母狗和玉明平莎她们一起被老张搞过,你潘莉也不是什么好货!   一边看着这种极其变态的录像,在这种非常屈辱的氛围中,我让潘莉身着同样的肉色长筒丝袜和大红色水缎尖包头丁字袢高跟鞋,趴跪在我的胯下为我口交,在狂野镜头的刺激和大美女的倾心环伺之下一耸一耸地洩了身!然后近乎强姦一样强暴了我心爱的莉儿,她的淫穴、肛门、嘴巴都被操了好几次,这个高雅妩媚的尤物被操得狂呼乱叫着,也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   莉儿虽然守住了最后的底线,没有在那条狗面前失身,可是在我的内心深处却又有一种渴望,我其实是盼望着能有机会如同老张一样,让莉儿和玉明平莎这三大美女和录像画面上一样在我的面前,像淫贱的母狗一样被凌辱!只不过我的这种想法甚至连对莉儿也无法说出口,那样我岂不成了货真价实的禽兽了么?   「那条小狼呢?」我问起了这个小问题,儘管它其实并不重要,但我实在有些羡慕这条幸福的小狼狗,「我弄死了它,我绝不容许它来侵犯我糟蹋我,」莉儿趴在我的怀里,斩钉截铁地说,「弄死小狼后我就离开了那里,而且永远不想回去!」虽然此时她赤身裸体仅仅身着肉色长筒丝袜和大红色水缎尖包头丁字高跟鞋,但平日里娇媚无比、性感动人的她此时却显得一脸英气勃发的样子,真让我爱到了极点!   不过,人终究还是要回到现实当中来的,关于现在汪玉明汪总如何相处的问题,一直让我难以应对。虽然我握有她的底牌,但现在还远远没有到可以用这个「杀手镧」的时候,虽然莉儿千般不愿,我还是不得不问计于她。潘莉听我讲述了现在的处境,笑笑说,「汪玉明不是个好女人,但也说不上是个多坏的女人,虽然我离开天龙的时候有些恨她,但现在回头一看,似乎还应该感谢他才对。」   「莉儿你什么时候变成哲学家了,理论一套套的,都透着禅机玄妙,呵呵!」   我笑着打趣潘莉,但禅语不能当饭吃,还得继续追下去才是,莉儿终究是不能置身事外的。   「玉明这样的女人,要不,你就根本不要去搭理她,要不,就彻底制服她,要不,你乾脆就任她摆布,她要怎么样就怎么样,让她来养养你这个小白脸也可以,反正是你自己愿意的,你自己要黏糊上的。」俏媚的尤物潘莉一边笑着一边在我的耳边低声授计于我,想想她说的有一定道理,我一开始对汪玉明就没有态度鲜明没有当机立断,毕竟还是吃不透这个女人。   但我不能不搭理她,因为现阶段她是我的领导,又不可能彻底制服她,因为还不是时候,最后似乎就仅剩下最后一条路了,被这个艳妇包养,呵呵,想来我自己都想笑,自己这身价被女人包养还真是件稀罕事儿啊!想了半天还是没个对策,眉头却越皱越紧起来……。   这几天,由于临近春节大假,大家都在忙着年终的事情,最忙的可能就是车班和财务了,车班各位司机同仁忙着满世界载着各级别领导送礼吃饭,而财务则忙于年终轧账催款打总结,平日里小车班办公室里打情骂俏、懒散拖拉的现像消失了,一切迹像好像让人感觉天龙公司已经步入了繁荣的正轨,就连王文军和段婷婷好像也知道这种氛围不能当大家的面腻味一顿,只顾自己忙活自己的事情。   抬头看看大家脸色,各个板着脸,就连平日里是我们车班「大哥」级别的李正根队长整天也愁眉苦脸的,一个劲地在猛打电话,经常大吼大闹发洩着心里的情绪。由于市场竞争非常激烈,今年天龙整体效益不好,各级领导的脾气都不太好,而工作量却并没有下来,事情做出来又没多少奖金好拿,大家情绪都不咋高。   整个车班里除开段婷婷没有什么指标任务以外,我就成为车班最闲的一分子,简直闲得没事儿做,就等着汪玉明汪总替我安排下一步工作了,但这个汪总却不知道什么原因,撂到现在也一直不再搭理我。这个天龙艳妇下贱的婊子,弄得我飞龙龙腾一大摊子想管管不了,只能通过手提电脑遥控指挥,乾耗在这边却一点进展都没有,心里时不时惦记并热情招呼她的爹妈啥的。不过这个玉明也实在太精明,几乎是赚了色又不丢本。   扫地浇水擦车以后,坐在位置上联上网和雯丽潘莉聊聊公司的事情,我这么一出走她们两人的业务量和业务能力都同步直线上升,让我乐得清闲起来,当然偶尔闲下来,也没忘了和婷婷通过QQ打情骂俏一下,舒缓下紧张的情绪。   给玉明的电话我是不会主动去打的,与其乾着急不如为下个月热热身,我时不时开始研究起奔驰汽车维修技术,最近又添了本有关宝马汽车的,其实这些德国高档车根本就不需要什么维修,即使哪天真出问题了也没哪个司机会修。   「白秋,你低着头瞎忙啥?整天弄你的破电脑,看那两本破书,真的没事儿干吗?」李队朝我吼叫起来,可能今天这小子又是憋到哪里不顺畅吧,我忽地从位置上被李队的骂声惊起,一愣一愣地站着,这个李队,彷彿鬼子进村,吓死人!   他接着拍着桌子冲我叫道:「你现在还有心思看破书!汪总那边怎么一直没有回话!你知道吗?」   我哪能知道呢,汪玉明又没给我打电话,但我没敢顶嘴,让他发洩,我已经初步掌握了龟息大法,我能忍受你任何的不伤及我人格的漫骂和羞辱。只是让我气愤的也是让我深深感到遗憾的我发现其他的同事居然都在低着头抿着嘴偷着笑呢,这些兄弟啊,你们不是幸灾乐祸吗?而这一切李队居然视而不见!   「你上次怎么和汪总谈的?」声音没有减反有增加说:「我前几天还跟你说了,对汪总这种大领导一定要讲策略,你……。」这时,没出口的话却被高挑靓丽的段婷婷打断,婷婷走过来附在李正根边上嘀咕了一通。   「还好,刚才汪总来电话了,让你马上过去,我说嘛,前几天和你讲的话还是有用的。你们其他几个也一样,在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一定要服务好领导,当司机也是要讲策略的,你们看白师傅,前几天我跟他交代了以后就做得很好嘛。」   没想到李队居然来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居然还称呼我白师傅。   谢天谢地谢婷婷,是你让我度过了窘境,我心中此时充满了感激之情,谢谢!   不过骂也李队,笑也李队,佩服!李队的现场应变能力完全可以跑到中央二套「绝对挑战」栏目去和他们有得一拼了。   不过连我自己也懵了一阵,万万没想到的是汪总居然这个时候给车队来电话让我过去!总算让我信了她一回,这个令人烦恼、令人恐惧的女人,哎!毕竟对得起我的亲吻、拥抱,到这种份上我也没了自责,原来所谓的清高自傲正直自尊的心态已经渐渐蜕变,我发现自己的变化也有些恐怖。   我再看其他几个司机没个笑的,都用诡异的目光看着我,彷彿汪总这个电话是我陪她睡觉睡回来的,我不是不明白不是看不出。虽然我扪心无愧,但还是感觉到脸上一阵阵火烧般灼热的痛。辛酸强忍着流进了肚子里,有人说男人成熟的标誌是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情况,脸上微笑依旧,我感到自己真的成熟了。   「白秋你小子厉害,汪总亲自给你来电话,要不了多久你可就一步登天为汪总开车了,那时我们都要仰头看你了,嘿嘿!真的不可思议。」李队前脚一走,我刚坐下,王文军就带着诡秘的神色笑着走过来,低声起哄嘀咕起来。   原来敢情你怀疑我靠做鸭当小白脸傍富婆汪玉明起来的吗?你以为你的话语中的讽刺味道我闻不出来吗?在天龙车队这个低层次的环境熏陶下,我的嗅觉和视觉功能倍增,可以说在这里工作的每一天都是受益匪浅。   我瞥着嘴不想张扬,低声回应说:「大哥啊,这有什么奇怪的,她就是安排我去替她开车的呢,而且开的还是最新款的宝马,说整个天龙车队就我最合适!」   我这是气他,我知道他现在在整个天龙的口碑和人缘都不怎么好。「切,宝马?你小子蒙我啊?给辆老奔驰让你擦就已经很给你面子了,她要是让你开宝马的话还不先吞了你。」王文军哈哈大笑起来。   「反正我说什么你都不相信。」我知道他们对这个汪总是既害怕又看不起,大家说起来都比我更了解她的底细,而我和她毕竟有那么一小段亲密接触的经历,真担心再把话题往下延伸,自己会说漏了嘴。   王文军又低声说:「不过,你究竟是用了什么迷魂药让汪总亲自给车队打电话要你呢?」这厮的目的就是要套出我的话,因为他们这些人是不会相信一个进公司才不到一个月的人能直接升上去给天龙二号人物老闆娘那里开车的,除非我用了美男计陪她睡觉。   「三步倒!」我笑着放大了声音,但也仅限于周围坐得近的可以听到而已。   「什么『三步倒』?我说的你用了什么手段和技巧?」他说。「得了吧,我知道你们这些人,你们就是想听我亲口说我已经跟汪总有关係了,不是吗?」我没好气地说,汪玉明这名天龙艳妇既艳名远播又身为大领导,充满了女性的诱惑却又让人不得不畏惧,如同一条艳丽的大美女蛇,让人垂涎三尺却又无从下口。   但是今天,所有的对领导的畏惧和对大美女的性幻想一下子在我这里找到了突破口,这倒反而增添了我彻底征服汪玉明这个天龙艳妇浪玉环的决心,老子就要扒了她的奶罩三角裤剥成光屁股,老子就要骑了她,老子就要和她有一腿,老子就要让这个汪玉明这个大美女套着长筒丝袜穿着性感细高跟鞋儿,像条母狗一样驯服地趴在我的胯下,老子让她干啥就干啥,老子想怎么玩她就怎么玩她!   王文军这厮还倒真的相信,说:「白秋,现实就这样的,你也没有做错,何况像汪总这样的女人,呵呵,你可能不知道吧,原来在天龙厂也就是个扫地的,成天在张老大面前卖弄她那几分姿色,没两年就爬到了老闆娘的位置。不过能给漂亮的老闆娘开车,你的付出也是值得的。」这席话把我气得差点晕过去了,终于说出了他的心里话。我沉默了,但真他妈想爆发出来。   老蔡这个时候凑了过来说:「白秋你运气还算是好的,汪玉明这次遇到你这个帅哥还算讲信誉,上次车班另一个实习司机被叫去关着门谈了半天,回来时那位小弟脸色苍白两腿打抖走路都不利索了,结果没过两天被开除了,怨谁那不得还是怨自己,功夫不到家嘛,那真的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老蔡这句话还真的提醒了我,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看来连司机这个行业都是暗藏杀机啊,自己以后要留心点,不好好修炼九阴真经还真的不行呢。不过汪玉明那里自己也差点「丢了小孩没套着狼」,幸亏自己有的是后手,有的是套路,只等着往这美艳大妖精身上招呼呢。「还有这样的事?」我漫不经心地翻着那本宝马驾驶维护手册,应付着他。   也许是王文军看到我没专心和他聊天,转移话题说:「好久没看到你的小叶子楣过来找你了,你不和她好了吗?」「看情况吧。」我心不在焉地说。   最近考虑到要换到一个不太熟悉的岗位上,而且女人任何时候都很敏感,我有意在天龙疏远了叶锋这个波霸美女,回了家该怎么玩那是我们两口子自己的事情,但上班时清静低调了许多,其实我还有很多事可以做的,没有女人我反而能过得更为踏实而精彩,至少段婷婷对我的敌意消除了许多,这两天,我们之间又恢复了以往那种若即若离的亲密感。   「唉,我倒是觉得你们两个挺般配的,一个实习司机,配一个食堂女工,呵呵,呵呵!」王文军笑着离去,言语中充满了奚落和敌意,我突然发现我们之间的梁子似乎是结下了,这小子不仅让人烦,而且实在太坏,连瓤子都坏了。   「你什么时候去汪总那里呢?」还是老蔡比较关心我来着,「什么时候?马上就得去。俗话说当官一句话,当兵跑断肠啊!谁叫人家是领导呢,电话里都叫了,不去也不行啊。」我说。我心里明白他是有些捨不得我,虽然在车班呆的时间不长,但我们之间却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老蔡这人感觉真的不错。   不过李队说过,「一切以领导满意为目的」,言外之意,为了目标可以不择手段,这个就是天龙车班乃至天龙企业的执行力呢,我如果当领导,也喜欢这样的下属。   说来,我也近一个礼拜没去天龙艳妇汪玉明那里了,虽然见了她有一种缩手缩脚、自惭形秽的自卑感,但是丑媳妇总要见公婆,自己不是老早就盼着向上走吗,如今这天来了,还有啥好客气的!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风月大陆 第二章 费山之虎